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云淡烟轻

腹有诗书气自华!(此博客本人所作诗词均用新声韵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在人生的旅途上,我是缓缓流淌着的小溪。我的柔弱令人痛惜,我享受着无穷无尽的关爱。我畏寒,故拒绝成冰。倘若我的出现扰乱了他人的思绪,我将化作一缕轻烟,悄然而去…… (交天下文友!QQ:525315290)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错位信息(短篇小说)  

2009-03-20 17:21:07|  分类: 饭后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错位信息(短篇小说) - 小雁 - 云淡烟轻

 下班后的竹韵,按着每日都重复又重复的日程表,匆匆忙忙地运作起来。她匆匆忙忙地赶往市场:匆匆忙忙地选购着在上班时早已想好的“对象”。当手中已收获得盈盈满满的时候,她又匆匆忙忙地往家赶去。家中她要“扶”的老与她要“携”的小,正等着她回去给他们准备今晚的果腹之食。

经过面包店,她未忘买上几个刚出炉的面包,否则到家与儿子一照面,他的噪音就会把她轰晕,正在发育的儿子,就像饿鬼投胎般地没一刻是饱的。刚付完面包钱,小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是信息。这个时候一定是老公发来的,都快到家了,还催什么?真是!没空闲的手,懒得看!她如此想着,不由地心安理得地继续赶她的路了。

推开家门,老公的男高音送了过来:“找不着家门吗?到现在才回来,快把菜给我,母亲饿了。”“就知道是你在催,你以为我会飞呀?”长期以来,夫妻两都是用这种不温不火的语调说话,值此,也可调节一下工作和生活给他们所带来的压力。

吃完晚饭,竹韵洗完碗后急不及待地躲进了自己的卧室里,因为只要她一坐到客厅的沙发上,整个晚上就必定要接受婆婆那没完没了的“忆苦思甜”的再教育。也难怪婆婆,自从五年前与婆婆共同走过了几十年风雨路的公公不讲“义气”地抛下了婆婆,独自一人去了天堂过“好日子”后,白天,这一厅三房的居室中,就只有婆婆一个人独守着“大本营”了,没人说话的日子像蜗牛爬行般地漫长,好不容易等到下班的、放学的都回来了,可一个个不是在做作业就是在看电视。孙子学习紧张,奶奶只有心疼的份,哪里还敢去添乱。而儿子,一坐下来就把自己整个人交给了电视机,与他说话还不如自言自语,自言自语起码能自问自答,不用等待那不知能不能等待得到的回话。唯一能说的人只有儿媳妇了,儿媳妇“最爱”听她说话,总是很认真地回答她的问题,也愿意把外面的一些新鲜事儿告诉她,可是,这种机会婆婆每星期也只能抓住一二晚,儿媳吃完饭后总爱躲进自己的卧室里,也许她工作太累了吧。

唉!人老了,最怕的就是这份孤独!

每个还未老的人都知道,竹韵为什么一吃完晚饭就爱躲进自己的卧室,是的,作为儿媳妇,竹韵在婆婆面前一点也不敢放肆,爱听不爱听都必须恭恭敬敬地听着,知识分子家庭中长大的竹韵,从小就懂得要尊重老人。但老人家的唠叨确实也令人烦闷,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婆婆开口之前躲进自己的“小天地”里。

虚掩上房门,竹韵从小包内拿出了手机,当今发达的通信系统,给人们带来了不少的方便及给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。竹韵喜欢与朋友们发发短信,有事无事地让文字满天去漫游。打开信息栏,却意外地看到,下班时那条信息不是她老公发给她的。竹韵好奇地打开信息:“冉冉,收不到你的音信已整整一个月了,我好担心你!我不敢奢望你原谅我,我只希望你能回我二字,那就是‘平安!’。在这一年里,你带给了我不少的快乐,而我却不经意地把烦恼带给了你。思念,也许就是上天对我的惩罚,但我无怨无悔地去接受这惩罚!……”

 “哗!好感人耶!”看着看着,竹韵忍不住从心中赞叹了一句,接着陶醉在别人的情思爱海里。

这时,看完电视的老公推门进来,看见老公微微泛红的眼睛和那带着醉意的眼神,竹韵知道,接下来又要履行那让老公独自去“云云”“雨雨”的义务了。嫁给了老公十几年了,本来,只有三十六、七岁的她正是处在“三十如狼,四十似虎”的年龄,但不知什么原因,竹韵近来对此事却已开始麻木,有时甚至是厌恶。但竹韵天生是一个柔情似水的女人,不管自己的感觉如何,对老公的要求从未拒绝过,所以在这方面还未发生过令老公不愉快的事。就在竹韵杂乱无章地想着:人类是否要重新修改一下夫妻义务条例的时候,老公已完成了他的一整套“工作”程序并很快地进入了梦乡。唉!竹韵看着睡在自己身边这位不解风情的男人,真想狠狠地打他一拳。

炎炎夏日之中的人们本来就穿得少之又少,睡觉时人们更是喜欢让身体得到最彻底的解放。此刻的竹韵,只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让自己的身体外观还了原。一点睡意也没有的竹韵轻轻地走出了卧室,如今这四口之家早已众人皆睡唯竹韵一人独醒。竹韵百无了赖地坐在阳台上,本想学学人家去“还童”一下,数数天上的星星。可是,不知何时,天上的星星早已远离了大城市的人们,此刻,引入竹韵眼帘的只有深邃的夜空,没有星月的晚上,夜,越发显得静谧,但静得很美!

好久没如此纯粹地闲坐过了!人到中年,没有了年轻人的轻松、浪漫,也不能像老年人那样拥有悠闲。中年人的人生是拼搏的人生,因为此刻正上有老下有少,肩上的担子无时无刻不是沉甸甸的。

夜来香的芬芳随着晚风徐徐而至,竹韵身上的疲惫霎时被驱尽,竹韵轻轻松松地伸了个懒腰,手,不经意间又触摸到了那小小的手机,那条不属于她的信息又出现在她的脑海里:“希望你能回我二字,那就是‘平安!’”是的,有什么比“平安”二字更重要呢? “‘思念’也许是上天对我的惩罚,但我无怨无悔地去接受这惩罚。”唉!情到深时苦为甘!竹韵用双手撑着腮,辛劳了一天的她,睡意终于涌了上来……

阳光穿过玻璃,给竹韵的办公桌铺上了一层薄金。屏幕上还是那条不属于她、却令她陶醉莫名的信息,忍不住,竹韵给对方回了条短信:“问世间情为何物,竟教人茶饭不思。有你的的祈祷,你思念之人一定会平安的。祝福你!”很快,对方回了一条短信给她,两个不知对方是何方人士的人,竟你来我往地热烈地聊了起来:“我居于深圳,请问先生是哪里人?”聊着聊着,好奇的竹韵忍不住想知道这位多情的男子究竟是何方人士。“真巧,我也是深圳人,住在罗湖区,小姐你在哪一区?”“我也是住在罗湖区,我的母校是罗湖中学,你是否会告我,我们是校友?”“哈哈……,我们真的是校友。”现在发达的高科技送过来的千变万化的信息虽然可信的程度很低,但有时在茶余饭后也不失为一种有趣的娱乐,竹韵刚想再与对方继续逗下去,谁知对方却嫌发信息太慢,竟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:“小姐你好!我是男人,我大方点先‘推销’自己,我的大号是:范可军……”“范可军?你真是范可军?”“哈哈……,我总不至于连祖宗都不认吧?你认识我?”“范可军,我是竹韵……”“竹韵?你真的是竹韵?糟糕,现在在你面前我成了赤裸裸的了。你的电话号码与我女朋友的电话号码只差了一个字,唉!天意呀!”“你女朋友?……”“现在已经不是了。竹韵,有时间出来吃个午饭吗?好久没见你了,出来陪陪我这个失意之人如何?”此刻刚好是吃午饭的时间,下午公司也没特别的事要干,既然老同学相约,竹韵毫不犹豫地赶往约会的餐厅。

范可军还未到,竹韵刚找了靠湖边的座位坐了下来,一回首,只见老同学已笑眯眯地朝她走了过来。范可军的脸上,还保留着读书时那种玩世不恭的神情,竹韵忍不住在心中笑骂了一句:“真是个多情公子。”

 “小姐,我能坐下来吗?”范可军看着竹韵,彬彬有礼地问道。

 “不能!这里不搭台,你找别的位置坐或在一旁站着吧。”竹韵还没说完,自己已忍不住首先笑了起来。

 “看不出外表那么柔弱的小姐,却有颗那么硬的心。”范可军边说着边在竹韵的对面坐了下来。

 “能让你站在旁边,已给足你面子了。”竹韵给范可军切上茶:“我们的多情公子,你不是刚失恋吗?但你的表情却分明在告诉我,你正春风得意呢。”

 “我现在是失恋之人,你真是连一点同情心也没有,唉……”

 “你什么时候离的婚?我怎么没听同学说起的。”

 “我没离婚,你当然不会听到这消息。”

 “那你又说你失恋了?”竹韵一下没反应过来,片刻,才明白是什么回来:“哦,明白了,外面彩旗飘飘,家中红旗不倒。”

 “别说得那么白嘛,人不可能一生只爱一人的。你说不是吗?”

竹韵不知道是不是,因为有了家庭后,竹韵已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想这些问题了。服务员送上了他们点的菜,范可军还要了一瓶红酒。

餐厅的环境很舒适,他们轻斟慢酌地边聊边吃,毕竟是老同学,逝去的岁月是永远聊不完的话题。

一阵微风从湖面吹过,湖面泛起了一圈圈的水纹。湖中,一条小船停在湖中央,船上一对少年,边笑说着边消灭着他们带上船的零食……,好一幅灵动的水彩画。

竹韵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羡慕的神情,这神情虽是一闪而过,却已被范可军牢牢地捕捉住了:“竹韵,能陪我去划划小船吗?我好久没泛舟湖上了。”

 “这……”竹韵看了看表,有点犹豫,她怕玩起来担误了买菜回家做晚饭。

 “这什么呀?就这样定了。小姐,买单。”

湖面很宽,他们把船划到湖中央后就停止了划拨,任小船在碧波中自由地漂浮着。“在水中央,有丽影一双,仿似画在湖上,愿终此生,共他一对一双……”此情此景,令竹韵不由地想起了林子祥所唱的这首歌,可是,现在与她画在湖上的那倒影却并非是与她朝夕相对之人。生活,只有柴米油盐,哪来的浪漫,想到这里,竹韵不由地轻轻一笑。

 “你还是那么喜欢笑,真后悔当年没把你追到手。”

 “我不合你的口味的,我不是你想喝的那杯茶。”

 “现在大家都有家庭了,竹韵,能不能告诉我,当年为什么不接受我?”

 “你真的想知道?”竹韵含笑看着与她面对面坐在船的另一头的同学。

 “不想知道干嘛问你,吃饱了撑的?”

 “四个字:没安全感!”

 “我给你的印象真的那么差吗?”范可军一脸的苦相。

 “不是你给我的印象太差,而是你的磁性太强。”

 “你别笑话我了,连你都没吸住,还说我磁性强。”

 “那是因为我身上不含铁……”

 “那你是由什么构造的?好,我现在决定了,我不再做什么磁石,我做万能胶,那么不管你是由什么构成的都能粘住。”当范可军正在为自己这句话而沾沾自喜的时候,竹韵却抛出了一句令他意想不到的话:“可我却是化胶液,你死心了吧?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两人都不由地为他们精彩的对话放声笑了起来,还好,湖面宽广,他们的大笑没妨碍到任何人。

看着清澈的湖水,竹韵忍不住往左边靠去把手放进水里,谁知与此同时,范可军也正做着与竹韵相同的动作,小船顿时失去重心地往一边倒去……

“哇……”竹韵大喊着并快速地向右边靠去,而这却也恰恰是范可军本能反应的动作,小船以比刚才更快的速度向另一边倒去,眼看着就要翻船了,竹韵吓出了一身冷汗……。正在这时,竹韵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,这声音在她耳边轻轻地、不停地呼叫着她的名字,睁开眼,看到的却是她自己那位不解风情的老公,此刻,她的身体还随着老公的手在不停地左右摇晃。

“原来是你摇翻了我们的船。”竹韵一句莫明其妙的话令她的老公找不着北:“什么摇翻了船?这么晚了你不回房睡还在这大喊大叫的什么回事?小心着凉了,回房吧。”老公说着,握紧了竹韵的手,把她带回了房中。

竹韵整个人卷曲地投进老公的怀中,安安稳稳地甜睡着,梦中,再也不是那浪漫的湖中泛舟,而是那安全的港湾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1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